商业模式

michael's picture

用基业长青的理论套套OSforce的定位

《基业长青》(Good to Great)这本书给了一个关于“该做什么”的分析方法,其实适合个人的职业规划,也适合企业的定位。

找出你最渴望做什么?你最擅长做什么?以及赚钱吗?这三个问题的答案的交集就是你想要的方向。

渴望意味着喜欢,有时候甚至有一点点狂热,这一般都和一个理想和主义有关系,也不排除是单纯的乐趣,但不倾向后者,因为这可能不持久,我个人在很多方面的乐趣其实一直是发生转移的。我认为乐趣是一种消费行为,而理想和主义是一种生产行为,因为与创造与改变相关,这更符合一个企业和个人职业的道路。OSforce渴望让开源改变世界,让开源与伟大的软件比肩,通过开源的创造来为伟大的公司服务,这个理想带我们爬过了几个艰难的山头,未来的山峰还有很多,但我们充满了期待。

擅长吗?在生活中的确发现很多人会选了一个自己不擅长的职业,比如一个不认路的人做了司机,不会讲话的人了做了礼宾,但这个也不是很难调整,毕竟不难发现。企业也是同理。但问题的关键是擅长这个东西不仅仅是天分,更多的来自经验和持续的改进,所以只要你不是不擅长,你就是可以在“渴望”的基础上持续的追求到“专业”。OSforce到2015年已经进入了6个年头,我们开始也不是做php的,也没有做过现在做的几个框架,但到了今天,我们已经在这几个框架的领域里面进入了全国的前几名了。我们还会继续努力。

挣钱,这个问题似乎不需要讨论,谁不知道挣钱重要啊。但实际情况比这复杂得多。比如现在不挣钱,以后挣钱;现在挣钱,以后没有钱途;挣钱,但太累;挣钱,需要投入好多。。。等等。还是需要智慧去选择的。既然挣钱是一个安身立命的根本之一,那就不能不考虑,企业可能就更现实,cash is the king,没有现金流的事业,就算有风投,烧钱也是有限的,不能总那么任性,所以,你必须产生现金流。OSforce发现开源的东西在中国做社区和小的插件是没有什么市场的,而大企业和创新公司才会对开源的web应用买单,所以就锁定了这个市场。实践证明,这条路是正确的,已经越走越宽。

更多
michael's picture

乌镇西栅:有待完善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年会三天在西栅有点小郁闷,三点四平方公里的水乡古镇被圈成一个度假村,全部统一管理,一天三顿饭,中午和早上都让人气愤,因为过了下午一点和晚上七点几乎所有的饭店都说我们关门儿了,因为这是公司规定,而服务人员游离的状态与无精打采的服务总是让你对着这个小桥流水无法生出情趣。

       最后一天晚上总算找到一个好吃的饭店(民宿16号甲),老板娘服务的确是好,无论多忙,都话语温柔,而且菜价非常公道,快要吃到下半场老板娘跟我们说,“一定要去大众点评给我打个分”。我们当然欣然承诺。这显然是租了西栅旅游公司的门面的小饭店,在这个饭店,我们收获了美味、欢笑、情谊,甚至生意交易的乐趣(我们打分,她提供好的服务),这种催人奋进的愉悦感不是受益于这个全能的公司,而是这个小店的独立经营权。显然西栅的大部分景点和大店都是伟大的公司直营的,所以都索然无味,因为里面工作的人员没有参与感,没有加入到西栅的伟大“创举”中。说西栅是一个创举,是因为所有的水乡古镇只有西栅是把所有的居民迁出,河道清澈,街道干净,设计美观,酒店豪华…等等很多只有集体的力量才能够实现的东西,这点西栅做到了。但微观上需要繁荣的市井文化与有生命力的文化经济亮点就不是单一的一个公司能够去运作的,你需要把这些资源还给市场,舍弃利益,相信参差不齐的摇曳之美才是这片旅游热土的希望之途。

        对于西栅来说,有“参与”感的无数的小微企业才是她的灵魂,但原住民的迁出给招商带来困境,直营效果惨淡,要怎样才能让小微企业入驻,是一个问题。对西栅的客户--旅游者来说,他们的旅游需要一种对话,而不是走入一座空城,我们必须明白服务与被服务的过程能够创造满意是因为有感情的愉悦的回忆,在商业上这必须是双赢的,客户与服务者才会都满意而归,且乐此不疲。

        西栅从中国特色市场经济中学会了集体动员的执行力,但一不小心破坏了微观的共生生态(公司如社会,要让私有企业参与分配,才能调动他们),如果不及时加以纠正,投资者的利益将会受损,如果投资者是国企,损失的则是人民的财富。

       西栅,这个刚刚开过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地方,其实很不互联,更加无法移动,因为那个傲慢的巨人说:“一切都源于规定”。但这规定扼杀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的微观细胞。
 

更多
michael's picture

我们为什么花钱但得不到服务和质量?

海底捞是中国商业业态的一个特殊案例,一次在海底捞优雅的等位区,一个被热情的服务过的中年上海男子强烈要求给消费10元,那个免费擦皮鞋的员工不肯要,那个男子说:请收下,这样的服务在中国找不到。此言不妄。

不单是餐饮,其他行业在中国,就算你付出了高的成本,不一定得到你要的服务和质量。

这其中的原因很多。

1. 敬业是一种宗教观。圣经上教训人,服侍人如服侍主,人可能不会一直盯着你看,但上帝无所不在。但中国是基本没有宗教的,所以人前与人后不一样;付钱前后也不一样;老板是否在也不一样。

2.我们自己没有享受过有质量的东西,中国的小农文化不是“comfort lover”,他们一直以维持基本的生存为主,很好的沙发上面也要蒙上一块破布,我们自己不不知道如何享受。

3.从业人员对工作不满是产业优化转型期的必然。不满的因素从表面看有很多,比较突出的是薪资过低,但对于企业主来说,由于利润本身微薄,也根本负担不起,但企业仍然在运营,低效,低质的运营(国企待遇不低,但其他方面的激励很糟,也是很低效低质的)。这种现象不会长久的持续下去,劳动成本的上升必然达到一定的水平的时候,企业必然要应对。

前两种情况,可以通过培训改善企业文化来实现,也就是改变脑袋里面的东西,虽然会提高成本,但主要还是观念的问题;但第三个问题就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培训问题,而是涉及到公司商业模式的深层次问题:

1. 公司必须放弃商业模式中冗余的部分,不赚钱的项目要放弃,如果是因为做的太杂而不赚钱,那就更要做精;

2. 公司必须提高效率,能自动化就不要用人工,而把更多的资源留给人。

3.公司必须学会尊重人,改善他们的待遇,激发他们的潜能是公司的天职。

4. 公司的商业模式必须是有很好的利润去雇佣同行业中较好的人工,否则你应该退出。

更多
订阅 RSS - 商业模式